公司新闻

theCompanyNews

特别报道丨沈文荣:把握得当,2021年整体效益将好于2020年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和百年变局交织,严峻挑战和重大困难并存,在新中国历史上极不寻常。中国钢铁人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引,交出了出色答卷:2020年前11个月,粗钢产量同比增长5.5%,为国民经济实现正增长做出重大贡献。

2021年,“十四五”大幕开启,我们将进入新发展阶段。钢铁行业如何为“十四五”开好局?如何认识和分析判断2021年钢铁行业的发展形势?如何实现更高质量的发展?

“2021年,钢材市场整体运行将处于高位震荡状态,并且这种状态将贯穿全年。”2020年12月29日,沙钢集团董事局主席沈文荣在接受《中国冶金报》沙钢采访组专访时表示。


2020年,整体情况好于2019年
 

“严格来说,我国钢铁行业2020年的整体情况好于2019年,疫情对我国钢铁行业的影响有限。”沈文荣对2020年行业运行情况如此概括。

他表示,2020年第一季度疫情影响较为严重,库存有所增加;第二季度有所好转;第三季度、第四季度进一步变好。2020年产量增加,效益合理,产销平衡,整体运行情况较为良好。

“钢铁行业在疫情下能够取得这样的成绩,不仅确保了行业整体运行的质量,稳定了钢铁工业的生产,实现了产销平衡,而且推动了中国经济的健康发展。”沈文荣认为。

从2020年11月份的情况看,钢材需求淡季不淡,降库存顺畅,钢价呈现上涨态势。

“2020年最后几个月出现净进口是因为钢坯进口增长较快,也是因为国内市场价格较高。”沈文荣说。

在整体较好的情况下,行业短板也愈发明显。

“2020年的疫情也反映出,中国钢铁行业运行情况受制于人,主要是受制于原料的局面较为严重,如果原料价格无大起大落,全年将有更好的效益。”沈文荣指出。

2020年,铁矿石价格总体表现强势,基本是单边一路上涨态势。2020年1月中下旬至2月中旬疫情影响国内钢厂生产预期,铁矿石价格在情绪打压下,下跌至80美元/吨;5月~6月份,海外疫情及巴西降雨导致的铁矿石发货量下降,在到港数量中显现,同时,国内高炉开工率屡创新高,港口大幅去库存,铁矿石价格进一步走强。到2020年12月份,62%品位铁矿石到港价格超过170美元/吨。

“问题的关键在于,这种情况不仅发生在2020年,而且会发生在2021年乃至未来,影响深远。对于依赖进口的沿海沿江钢厂来说,受影响较为严重,目前暂未找到破解办法。”沈文荣认为。

“2020年,沙钢整体表现不错,在做好疫情防控的前提下取得了良好效益。”沈文荣介绍沙钢的经营情况时说,2020年前11个月,沙钢铁、钢、材产量分别为3107万吨、3722万吨、3735万吨,营业收入为2406亿元,利税为189亿元,为国民经济发展和新发展格局的加速形成提供了坚强的“钢铁支撑”。

2020年沙钢牢固树立“创新驱动,环保优先”的企业发展理念,实施“打造精品基地,建设绿色钢城”发展战略。在持续进行生产设备与技术绿色升级、超低排放改造的同时,沙钢紧抓精细化管理,不断建立健全环保组织机构,逐级落实环保责任,大力实施清洁运输,进一步完善煤气、蒸汽、炉渣、焦化副产品和工业用水五大循环回收利用工程,坚持把节约能源、提高资源综合利用效率作为环境保护工作的重要举措,大力发展循环经济,高标准完成钢渣处理、焦炉脱硫脱硝等综合治理项目,吨钢环保成本达到280元。

2020年,沙钢把握市场机遇,并充分发挥沿海沿江钢厂的优势,在年初出口受限时抓紧机会进口,在年末时大量出口。

“我们根据国内外市场的价格变化快速反应,做到‘不能进则出,不能出则进’。”沈文荣说。


2021年,高位震荡将贯穿全年
 

2020年12月18日结束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坚持扩大内需这个战略基点”等列为2021年的重点任务,围绕“内需扩大”将形成一系列对钢材需求的利好。如何判断2021年的行业运行状态?

“2021年原料与钢材价格都会是高位运行,市场运行整体将高位震荡,而且这种状态将贯穿全年。”沈文荣判断。

做出上述判断主要依据在于两个方面:

一是原料特别是矿粉的价格仍将处于高位。国外对中国钢铁生产所需矿粉的垄断将导致2021年甚至2022年都会出现原料价格处于高位的情况。

“2021年初原料价格就在高位,虽然存在波动,但不会一路下跌。大部分时间里,矿价变化幅度在30美元~40美元/吨,最大幅度可能达50美元/吨,总体呈现出W曲线的趋势,高位震荡。矿粉年均价格的波动幅度大概率在20美元-30美元/吨,2019年均价为93美元/吨,2020年均价为109美元/吨,预计2021年均价将高于2020年,为120美元~130美元/吨;高位大约在160美元/吨,低位可能跌破120美元/吨。”沈文荣分析。

二是钢材需求不会减少,甚至有所增多。中国的经济发展情况持续向好,钢材需求量和粗钢产量不会下降,这就需要大量进口原料。目前,很多国家的疫情尚未结束,而中国的疫情已经得到很好控制,经济发展较为平稳。

“有人预测2021年中国经济将实现7%~8%的增长。我们保守一点,实现5%~6%的增长,也是高于2020年增速的。”沈文荣分析。

“不过,无论2021年经济增速有多快,中国钢铁工业都是能够满足国内钢铁需求的。但是当国内市场价格高时,钢企更倾向于在国内销售钢材;当国外受疫情影响,钢价处于低位时,我们会减少出口,选择进口。”他认为。当然,这也意味着如果其他国家的钢铁企业恢复生产,将对国内造成更大的影响,因为国际市场价格若高于国内市场,国内市场价格也会随着上涨。

“此外,2021年初的情况与2020年初不同。”沈文荣指出。他分析,2020年初疫情期间,大量工厂春节放假,影响钢材消费。2021年国家鼓励、建议职工春节期间尽量留在单位所在地,因此不会遇到职工返乡后无法到岗的情况,钢材下游用户将淡季不淡。这就意味着2021年第一季度各个行业的生产不会受疫情限制,春节不停工则更能够稳定生产和钢材需求。2020年初因下游受疫情影响未能及时恢复生产,钢铁厂遇到了库存大量积压的情况。但是,2021年初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尽管库存累积高峰仍存,但会比2020年初低,可能与2017年、2018年接近,甚至更低。

“总体来说,2021年运行的趋势要看全球的生产恢复情况,并且还要把握好市场动向,如把握得当,2021年整体效益不会太差,将好于2020年;如把握不当,则不如2020年。因此,2021年整体情况是震荡、波动的。从2020年底开始,钢材市场价格已处于高位,2021年2月、3月份可能会回落,待疫情之后经济恢复,国外有钢铁需求,可能还会上升。”沈文荣判断。

对于2020年出现连续几个月坯材折粗钢净进口的情况,2021年将呈现怎样的走势?

“2021年钢材出口有七八成的概率会在2020年的基础上有所上升,但还不能恢复到2019年的水平。目前,从钢铁企业角度来看,除个别国家钢企受到生产限制以外,大部分钢企处于逐步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沈文荣分析。

据海关总署的数据,2019年我国钢材出口量为6429万吨,2020年预计在5000万吨左右。

沈文荣认为,进入2021年,尽管欧美等地区国家的疫情仍然存在,但他们需要继续发展经济,否则民众生存都会有问题。另外,经过2020年的摸索,欧美国家将采取一些有效的对策,例如学习中国的经验做法等。因此,若国外疫情控制得当,受影响程度将小于2020年,即便2021年存在新的疫情,其他国家也会有所准备,在控制疫情的同时恢复生产。

“整体来说,2021年国际钢铁需求不会少于2020年。”沈文荣认为。


建立铁矿资源国家战略迫在眉睫,为时未晚
 

去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增强产业链供应链自主可控能力”。对于钢铁行业来说,最大的短板就是铁矿石资源问题。如何建立稳定的矿石资源供应链?

沈文荣认为,从国家层面来说,进口资源的价格上涨会带来产品生产成本的上升以及产品竞争力的下降和外汇的大量消耗。对于钢铁行业来说,铁矿石价格的不合理上涨使得行业运行风险进一步加大,不利于产业链供应链稳定。

据测算,2020年中国进口铁矿石价格已经从2月份的82美元/吨左右,上涨近1倍,而进口铁矿石的成本仅为40美元/吨。

“从国家层面来看,我们在资源战略上还大有文章可做。”沈文荣指出。

他认为,至少有以下几个问题需要解决:一是企业有没有从资源的角度上思考走出去问题?包括煤矿、铁矿、铝矿、铁合金矿。二是目前国家是否实施资源战略?有没有相应的组织和政策?“我们的企业在走出去时可以借鉴日本是怎么做的:日本是资源匮乏的国家,他们从国家层面,用财团的形式出去拿资源,并有相应的政策。”沈文荣建议。

“组织钢铁企业联合成立钢铁联盟,并邀请铁路建设和港口建设企业加入,而且一定要由国家来组织。”沈文荣指出,“中国是缺资源的国家,现在重视铁矿石问题还为时不晚。”

他分析,2020年-2030年,中国粗钢年产量将在10亿吨~11亿吨,预计这10年内生产100亿吨~110亿吨钢;2030年~2060年,根据专家预测,这30年的粗钢年产量将逐步回到10亿吨以下,大约平均年产量在8亿吨,总计240亿吨。2020年至2060年,中国总计将生产340亿吨~350亿吨钢。而我国现在的钢铁积蓄量是110亿吨,如果人均蓄积量与美国接近,未来还需要340亿吨-350亿吨钢,说明目前中国钢铁蓄积量仅约占四分之一。

“未来要生产钢铁,电炉炼钢产量比重将有所增加,对废钢的需求也会增加,但即便增加,也还是需要进口大量铁矿石来满足生产。”沈文荣认为。

如果按照1吨铁1.6吨矿计算,未来40年还需要544亿吨~560亿吨铁矿石(未扣除废钢)。

对于具体操作,沈文荣也给出了自己的建议。

一是要由国家牵头组织有关企业购买海外资源,例如由国家开发银行出资来买资源。至于买哪个资源,要研究论证。“国家掌握矿山,这是一个办法。”沈文荣认为。

二是要把握“一带一路”机遇,帮助沿线国家加强基础设施建设。

三是要有收购的意识,对现有的海外矿商择机进行控股。

“以我国现有的基础设施建设能力和开发能力,3年建成一条铁路、2年建成一个港口、每年掌控2亿吨~3亿吨铁矿石资源是没有问题的,就看有没有这个决心。”沈文荣强调。

                        (摘自《中国冶金报》)